中国电气传动网

第一电气传动平台



总访问量:298434

关键词搜索:

  • 工业机器人
  • 智能化
  • 人工智能
  • 智能制造
  • 自动化
  • 工业4.0
  • 大数据
  • 互联网
  • 中国电气传动
  • 物联网

扫一扫

了解更多

工业软件企业并购的史与时

   日期:2019-09-10     浏览:6    评论:0    
核心提示:回顾世界工业软件巨头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并购是企业成长壮大非常重要的一环。企业并购是工业软件企业特别是行业巨头近二十年来发展的主旋律。可以说,工业软件巨头的并购史就是一部企业成长史。工业软件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要素。在这一背景下,西门子、施耐德这些工业巨头们纷纷将软件实力视为新一轮工业变革的关键竞争力,所以不余遗力地并购工业软件企业,进行战略转型。

工业软件巨头的并购史就是一部企业成长史。文章围绕并购,研判了当前工业软件企业并购动向及态势;分析了工业软件企业并购背后的逻辑;结合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工业软件发展影响,提出积极并购是绕开贸易壁垒、快速发展的路径。

工业软件企业并购回眸

回顾世界工业软件巨头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并购是企业成长壮大非常重要的一环。企业并购是工业软件企业特别是行业巨头近二十年来发展的主旋律。可以说,工业软件巨头的并购史就是一部企业成长史。

下面以几家知名工业软件企业的并购成长情况为例予以说明。

1、达索系统

达索系统通过50多次的并购从单纯的三维CAD设计软件一步步发展为全流程(CAD/CAE/CAM/CAPP/PLM)、全系统(CAE部件仿真/Dymola系统仿真/MagicDraw系统设计)、全领域(CAD/CAE/系统模型库)的研发管理一体化、虚实融合一体化的全生命周期数字化、网络化协同研发与管理平台,成为航空航天、汽车及摩托车领域的一面旗帜和争相遵从的标准。

2、ANSYS

ANSYS通过近20次的并购从单一的结构分析一步步发展为融合结构、流体、电场、磁场、声场等多物理场耦合于一体的大型仿真分析软件,广泛应用核工业、铁道、石油化工、航空航天、机械制造、能源、汽车交通、国防军工、电子、土木工程、造船、生物医学等多个行业,成为CAE软件的NO.1。

3、西门子

西门子通过20多次并购从一家机械自动化的硬件公司变身为世界十大软件公司之一,2014年就成立数字化工厂集团——“全球唯一一家智能制造软硬件整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并且推出工业互联网平台——MindSphere,意欲打造成工业新中枢。西门子的软件实力已经涵盖设计,分析,制造,数据管理,机器人自动化,检测,逆向工程、云计算和大数据等领域。

4、中望龙腾

从国内企业看,中望龙腾并购美国三维CAD软件VX公司的技术及研究团队是国内企业通过并购实现重大发展的典范。通过收购,VX的CAD/CAM全球知识产权归属中望所有,其全部研发团队集体加入中望公司,中望美国子公司也在美国佛罗里达正式成立,特别是拥有了三维CAD软件的混合建模内核Overdrive,标志着中国工业软件公司在三维CAD软件开始拥有了底层关键技术的雏形。正是通过整合VX的三维CAD/CAM内核及技术,把美国先进的软件系统架构能力与中国的人力资源优势相结合,中望随后推出了公司第一款三维 CAD/CAM软件。并购VX让中望龙腾如脚踏青云一步跨入三维CAD的世界。

这些企业的并购都不是盲目进行的,而是根据自身的战略推进,运用资本手段通过并购快速地完善了纵深的产品线与横向的战略布局,乃至实现企业转型。并购可以简单分为两类:

一类是工业软件企业如“大鱼吃小鱼”般不断并购其它工业软件公司成为工业软件巨头,如达索系统、ANSYS、PTC、ESI、欧特克等;

另一类是工业巨头并购工业软件公司,不断提升自身的工业软件整体解决方案能力,植入软件基因变身为软硬一体的巨头,如西门子、海克斯康、施耐德等。

当前企业并购动向与态势

行业巨头之所以是巨头,就是因为它在关键时刻能够引领行业的方向,改变行业的发展方式。近年来种种并购迹象表明,巨头们都在大搞跨界与融合,行业的发展需要更加综合性的解决方案。下面回顾2018年以来工业软件企业并购的情况,一窥产业发展全豹,把脉工业软件发展最新态势。

从国际看,知名工业软件企业自2018年以来围绕各自发展战略持续开展并购,扩展业务布局。

达索系统收购No Magic,通过基于模型的系统工程(MBSE)来强化对工程设计的全局优化,从而加强CATIA解决方案的能力;收购全球十大ERP厂商之一的IQMS,将3DEXPERIENCE平台扩展到制造企业的业务运营,提升为中小企业提供云端服务管理的能力,成就PLM-MES-ERP的全周期覆盖;收购流体相变计算的软件商COSMOlogic,丰富了Biovia的品牌下的仿真功能;收购美国医疗管理软件公司Medidata,通过为生命科学行业提供集成的业务体验平台,踏步进军生命科学领域,巩固其作为科学公司的地位。这系列并购是达索系统平台战略的延续,3DEXPERIENCE正是达索系统的未来。这意味着商业模式的更新,制造即服务、体验经济是这一理念的核心。这也是达索系统致力于行业扩展,并将前端的设计、后期的制造直接打通的动机。

PTC收购增强现实(AR)领域的初创公司Waypoint Labs,为工业设施提供实时的交互式培训环境,增强在工业AR的能力,通过AR编程推进价值驱动的AR体验;收购创成式设计公司Frustum,在其核心CAD软件产品组合中添加Frustum的AI驱动的生成设计工具,向智能设计软件演进,提升其CAD的竞争力;同时与ANSYS战略合作,发布Creo Simulation Live,旨在帮助设计师利用ANSYS技术快速获得仿真结果洞察,加速产品迭代创新。这系列收购与战略合作是PTC应对CAD与CAE的日渐一体化趋势,在CAD做强以及扩展CAD应用前景与范围的战略体现。

ANSYS收购业界领先片芯片系统(SoC)电磁串扰解决方案供应商Helic,进一步巩固其在电源完整性噪声分析领域的领先地位,满足5G、AI和云计算领域的市场需求;收购材料信息技术供应商Granta Design,有助于将ANSYS的产品组合扩展到重要领域,为客户提供各种重要的材料数据信息,使客户能够访问Granta丰富的材料智能数据库以及市场领先的材料和管理解决方案。收购基于物理的光学仿真供应商OPTICS。在该并购达成后,将为ANSYS的工具栏新增可视、红外线、电磁学及音效等新功能,此外,ANSYS还将获得OPTIS虚拟现实(VR)与模拟平台。支持并购推动ANSYS完成了多物理场光学领域的布局,助其更好地实现全面仿真的理念;拓展其物联网业务;通过提供自动驾驶汽车仿真工具,虚拟再现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在现实中的应用,有助于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

西门子接连收购芬兰物联网模块芯片射频测试软件Sarokal、德国电气系统设计公司COMSA,将二者都纳入2016年收购的全球三大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EDA之一的Mentor Graphics旗下。这系列并购反映出西门子试图重新打通机械设计与电子设计的战略目标,也是其对传统机械设计与仿真的CAD/CAM/CAE软件、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EDA,以及与其它软件(如MES、HMI等)融合化发展的趋势判断。此外,西门子收购了专门从事于3D渲染软件开发和虚拟现实体验制作的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授权公司Lightwork Design,Lightwork Design的产品将与西门子现有的PLM Components业务相结合,致力于继续为可视化,渲染和虚拟现实的3D数据预处理提供软件工具包,为西门子增加了“鹰眼”,从而帮助西门子在独立软件技术授权方面保持市场领先地位,反映出其对可视化和虚拟现实领域以及数字孪生的发展关切。

欧特克在2008年初完成了对软件开发公司汉略信息的收购,凭借这次收购,欧特克在华建立了一个拥有数千名工程师的研究院,也成为跨国软件公司在华目前拥有最多工程师的软件公司之一;7月收购了Assemble Systems增加规划和运行建筑项目,以及设计人员和工作网络的建筑信息管理( BIM )能力;在12月接连以8.75亿美元收购建筑蓝图管理应用PlanGrid,实现将纸质的建筑设计图转移到iPad等移动端;以2.75亿美元收购建筑软件平台Building Connected,触及一个由70万名建筑相关人员的庞大网络。这些反映其迫切向建筑软件大举进攻的意愿。

海克斯康收购了比利时CAD软件厂商Bricsys,业务范围扩大到了建筑设计领域;Altair收购了基于GPU的流体动力学和数值模拟技术的公司FluiDyna Gmbh,提升空气动力学求解能力,需要注意的是Altair此前曾投资过FluiDyna Gmbh,此番由合伙人变成子公司,此外还收购了致力于全保真CAD装配的结构分析软件公司SIMSOLID Corporation;工程软件开发商Bentley Systems收购岩土工程软件提供商 Plaxis和土壤工程软件提供商SoilVision,朝着岩土工程专业人员“迈向数字化”的全面提供商迈进,最终,BIM 技术进步可扩展应用于每个基础设施项目的基本地下工程。

可以看出,2018年以来行业内主要是达索系统,欧特克,西门子,PTC等几家大企业在一些细分领域基于版图完善的收购整合,大江大浪或许暂时告一段落,将会是一段时间的浪花朵朵,等待新的突破性技术掀起巨浪。

从国内看,国内工业软件企业之间的并购了了。

能科股份是国内智能制造与智能电气先进技术提供商,并购了以PLM为核心、面向智能制造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联宏科技,加强和提升其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服务深度,完善其“智能制造”全产业链条,提升其在智能制造系统集成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和市场竞争优势。

蜂巢互联并购国内3D研发设计领域高科技企业新迪数字旗下的工业云服务平台“制造云”。作为中软国际的控股子公司,蜂巢互联此次并购是中软国际整合国内工业软件领域优势资源,探索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打造普惠智造的重要布局。

这反映出国内工业软件企业多处于“小而散”,尚缺乏并购的基础与条件。同时也反映了两个趋势:一是工业企业并购工业软件企业,背后是国内智能制造发展迅猛,工业企业软件化步伐加快;二是大型软件企业并购工业软件企业,背后是普通软件企业向工业领域拓展布局。

工业软件企业并购逻辑分析

为什么工业软件企业的并购在近二十年如此频繁又激烈?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

新一轮工业革命正蓬勃兴起,“以机械为核心的工业”正在向“以软件为核心的工业”转变。工业软件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要素。在这一背景下,西门子、施耐德这些工业巨头们纷纷将软件实力视为新一轮工业变革的关键竞争力,所以不余遗力地并购工业软件企业,进行战略转型。

同时,工业软件得到重新定位,从制造业信息化发展的辅助工具,提升为推动工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新型平台基础设施。工业软件由工具属性向平台属性拓展。大平台、小应用成为发展趋势,即大型基础的工业软件不断下沉为大平台,小型的应用软件不断微小型化作为平台的组件丰富平台并灵活使用。这就是工业软件巨头不断并购其它软件企业,拓展自身版图的原因之一。

另外从商业角度看,工业软件细分领域多、研制复杂、门槛高、周期长,企业从零开始做非常费时费力,无先发优势,但有后发劣势。面对不断变化的技术和市场,运用资本通过并购的方式快速获得能力是投入回报比较高的方式,同时减少了一个竞争者,并直接获得其在行业中的位置。

中美贸易摩擦下的企业并购

国际工业软件巨头是并购成长起来的,特别是对于当前弱小的国内工业软件企业有借鉴作用。通过“买买买”的方式将工业软件公司招致麾下是快速成长和打造自有工业软件体系最为快捷的路径。

特别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及不确定的国际关系,工业软件也受波及,如近期中广核及其三家子公司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制“实体名单”[1],包括工业软件在内的产品将受到禁运;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近期表示受“实体名单”影响,Synopsys、Cadence、Mentor三家EDA公司已经停止与华为的合作[2]。围绕工业软件积极进行海外并购有助于绕开贸易壁垒,获取紧缺技术与资源,拓展境外市场,提升管理水平,更具有战略意义。

建议有条件的工业企业和大型软件企业,面向欧洲和日本等具备底层核心技术但市场欠佳的中小工业软件企业开展海外并购;大型ICT企业积极布局制造领域,并购或战略投资国内工业软件企业;国内工业软件企业围绕具体业务开展合作,以合作促合并;成立大型引导型并购基金支持企业并购。


(文章内容来源于“走向智能论坛”,作者谢克强)

 
点赞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